提醒:“请您牢记本站网址并加入收藏,手机也可直接访问,会自动进入手机版!”

寡妇NPC在六零 156、第 156 章

推荐阅读:似锦、 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 闪婚厚爱、 鉴绿茶专家男主(快穿)、 穿成顶级流量后男主和反派成了我的迷弟、 军嫂的悠闲人生、 凤回巢、 暖婚蜜恋在八零、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蜜婚、 

    周学栋从小就憨实, 爱吃爱笑不记仇,胖嘟嘟的哪个大人见了都爱捏一把。

    可惜他好看的一身肉在下乡的时候掉光了,变成一把骨头, 还是黑色的。

    下乡的日子,每每想起周学栋都要鞠一把辛酸泪,每天最喜欢的时候是晚上,最害怕的是天亮。因为一天亮就要干活, 得干到晚上才能休息。

    周学栋知道自家伙食好, 但在下乡后才知道自家伙食哪里是好, 那过的根本是神仙日子!

    劳作辛苦他还能熬,口腹之欲满足不了对他来说才是最痛苦的事。

    吃的最多的菜是白菜, 吃的最多的主食是地瓜,喝的最多的汤是萝卜汤, 还都是少有少盐淡出个鸟来的,偶尔焦了一点那点焦香都是美味了。

    老实讲, 只吃这些周学栋也还不是不能忍, 如果让他来做,他会将白菜先泡一泡,吸饱了水后洗净,大火热锅, 下油,油量不用多,但一定要热熟了,去腥留香后倒入切的细碎的大蒜和葱头瘪香, 然后倒入白菜爆炒,加入盐、味精、葱花,稍稍翻炒起锅,绝不多留。这样炒出来的大白菜香、嫩、脆,简单又不失美味。

    萝卜汤他爱切块,小火慢炖,炖的烂烂的,如果可以,买些骨头入味是最棒的,骨头不贵,去肉摊旁守着,收摊的时候一分钱就能买到一大根。

    至于地瓜,蒸的、烤的他都挺爱吃,倒是不挑。

    可惜他这样的做法没有受到女同志们的表扬,她们认为他这么做菜会让人吃的更多,消耗更多的粮食……

    天天干体力活,饭菜又太难吃吃不下,周学栋不瘦才是怪事。

    或许是过了发育期,他这一瘦啊,就再也没有补回去了,就连人到中年该发福的时候都没有再长胖了。

    他那时候要是和人说他小时候是个小胖子吸引来的肯定是一大片不敢相信的目光,也是让人很忧伤。

    八几年那会儿,他被周学军说动一起跑去了夏城和人学做生意,他自己是干不来的,但是听周学军话跑腿做的还是挺好的。他从小就听周学军的话,已经听习惯了,后来也是周学军怎么安排怎么做。

    周学军说要开店那就开,周学军说要办工厂那就办!

    那段时间,他是周学军最好的副手,坚决执行命令,决不偷奸耍滑。

    在很有经济头脑的弟弟的带领下,周学栋也成了华国富起来的第一代。

    人一富啊,身边的诱惑就多起来了,尤其他们两兄弟都有钱没对象,想要嫁进来当家做主的女人很多。

    周学栋很不幸,差点经历了一次仙人跳。

    谈生意的时候被人灌了酒,糊里糊涂的在酒店里睡了一晚,醒来自己没穿衣服不说,身边还有个没穿衣服的女的,他还没清醒呢,那个女的就大叫大哭起来,后来还要让他负责。

    周学栋当时是真认为自己干了混账事,虽然没有半点记忆,也打算认了。

    好在他傻他家里人不傻,一听就知道有诈,他妈约了那女的三两下就将人家的家底翘了个底朝天,这就是个骗子,那晚是做的居,周学栋醉倒不知今夕是何夕,什么也没干。

    虚惊一场。

    那之后吧,他对女人就有点怕,也有点敬而远之的态度。

    结果周学军一看觉得这不行啊!明明自己也没找对象,却积极的给他张罗起对象来。

    有钱意味着人脉广,真想要找那选择是很多的。周学栋一向不会拒绝周学军,就被安排着相了几次亲。

    可是都没相上。

    周学军给他找的对象当然都不是什么歪瓜裂枣,人家质量越高自然也是越挑剔的,周学栋虽然有钱,但那个憨厚劲看着就有点土,那时候的审美正是渐渐倒向摇滚风的时候,人人都在追求新潮,都市女郎们就有点看不上的。

    周学栋为表礼貌没说,其实他也没看上对方。也不是人家不好,就是没那股让他想谈感情的劲。

    周学军就有些担心他是不是被之前那次仙人跳给吓傻了。

    周学栋不好解释,也不想再相亲了,就有点躲着周学军。然后他想到他爸妈在没有出行限制之后,隔断时间就会去旅行,他就想着自己也去玩玩吧。

    他记得旅行要拍照片,还特地用一千块买了一台据说是最高级的单反相机,他本来没想要买这么好的,售货员小妹盛情难却,他不大知道怎么拒绝人,就买下来了。背上以后高级不高级他是不知道,他就知道有很多人看他,看的他都不敢抬头走路了。

    一个人的旅行风景都是次要的,他选择旅游地主要是看吃,哪个地方有好吃的,哪个地方就有他。

    他觉得吃是最幸福的事,吃到好吃的,他总要用他那高级单反相机将美食和美食店给记录下来。那时候胶片也贵,大家旅行拍照拍的都是‘到此一游’,他这个拍食物的真的是别具一格。

    就因为这样的别具一格,他遇上了他的那个她。

    他们第一次相遇是在一家面馆。

    据说这里的拉面很筋道。小面馆不大,生意火爆,单人的都得拼桌。周学栋对面就坐了个姑娘。那个姑娘脸圆圆的,吃东西的表情很虔诚,吃一口面、喝一口汤,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

    周学栋等美食一向耐心,但看这姑娘的吃相后,就觉得等待如此漫长。

    等点的肥肠拉面上来后,他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大口塞嘴里。

    面确实拉的很筋道,可是汤底的味有些不足,是好吃,但不是最好吃。

    在一入口周学栋就下了这样的判断。本该是没有特别惊喜也说不上失望的一餐,但之前期待太过,面上就忍不住露了一些出来。

    对面的女孩正好看到了他的表情。

    女孩是真的对这家面馆的面很满意,看他这表情就有些不满。

    女孩表达她的不满的时候用词并不严厉,而且只是说了两句便罢,她也是不敢和一个陌生男子吵起来的。

    可周学栋的脾气出乎她想象的好,不仅没和她吵,还和她好声好气的解释起来,甚至拿出了他拍的美食照片给她看。

    这女孩也是真的爱吃,看到那些照片口水就开始分泌了,她对周学栋气倒是不气了,就是有点嫉妒,嫉妒他能到处旅行吃好吃的。

    周学栋就说他在这座城市也有发现一些好吃的美食,可以介绍给她。

    在介绍完后两人就分别了。

    周学栋当时只认为那是一次普通的偶遇,在后面的旅途中他吃到好东西时偶尔也会想起那个吃东西特别幸福的女孩,不过也就只是想到而已。

    日子久了,他差不多就将女孩的容貌忘记了。

    在他返程的时候又经过那座城市,他回忆起这里有个小吃很好吃,就去到了那家店里。

    或许是缘分吧,他又遇上了那个女孩。

    再次的相遇让两人都觉得奇妙。

    女孩家里没什么钱,她的工资还得给家里,花钱是很省的,她要存好久的钱,才敢在外面吃一次美味。女孩说,周学栋推荐的那些店这些日子她都一一吃过去了,这家是最后一家。

    女孩问他,他有在这座城市里发现其他拥有美味的地方吗?

    没有了。周学栋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并不长,怎么可能将所有美味都找出来。

    女孩闻言有些失望,不过也不沮丧,已经发现的也很好吃,她很喜欢。

    周学栋看着女孩失望,心里忽地触动了一下,他说:“我不急着回家,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一起去找这座城市里其他的美食吧!”

    “啊?”女孩愣了一下,随后有些高兴,应了声好。

    应完她又愣住了,她没什么钱啊,怎么和人家去寻找美食啊。

    周学栋这个憨憨并没有发现女孩的为难,在女孩应声后就行动力极强的要带着人家出发了。

    女孩会今天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吃东西,本来就是因为今天是她的假期,犹豫了一下她就跟着走了。

    那一天寻美食之旅真的特别梦幻,两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踩遍了这座小城里的大街小巷,就像是故事里写的那样。

    尽管最后也没有什么收获,女孩也开心极了。

    直到当晚分别的时候,两个人才互通了名字,周学栋先告诉了她自己的名字,女孩回:“我叫应海英,你可以喊我英子!”

    “那你就喊我阿栋。”

    “好啊,阿栋哥!”

    这一声哥,彻底撩动了周学栋的心弦。

    他暂停了回家的打算,长期租了一间屋子,应海英上班的时候他到处去踩点,等到她放假了就带她去自己发现的好地方,最远的一次,他带她去了别的城市,就为了吃一餐饭。

    他们吃东西应海英都是坚持要自己付钱的,但这样的吃法她小小的美食存款很快就吃空了,到后面周学栋约她的时候她知道自己不该去,可是又不想要拒绝。

    他们的相处太浪漫。

    应海英也喜欢上了周学栋。

    周学栋再一次约出了应海英,面对周学栋找出来的美食,应海英偷偷咽了咽口水,但是怎么也没办法说出要吃,她真的没钱了,也不敢和同事借,怕还不上。

    她对周学栋说:“你吃就好,我看你吃,我减肥呢。”

    “减肥?减什么肥?你这样刚刚好,特别好看。”

    被喜欢的人夸赞当然是件好事,但口袋空空这件事是真的很难说出口,应海英只能坚持自己在减肥,不能吃东西了。

    迟钝的周学栋终于察觉了有哪里不对。

    应海英来见周学栋时总会穿上比较好的衣服,做好看的打扮,但新衣服旧衣服差别还是挺大的。

    周学栋平常是不注意这些,一旦注意起来很快就能发现她囊中羞涩的问题。

    周学栋有些懊恼,懊恼自己竟然没有早点发现应海英的困境。

    但发现归发现,直接说出来还是很伤人面子的。

    周学栋想了想,就当应海英这次真是要减肥了,他也不带她去吃什么好东西让她眼馋了,只带着她两个人压压马路。

    第二天,周学栋又约了应海英出来。

    他将她带到了公园,然后拿出了一条银手链:“英子,我喜欢你,你做我对象好不好?”

    应海英脸红成了红苹果,喜悦而缓慢的点了一下头。

    周学栋给应海英带上了那条手链。

    两人确定关系后,周学栋立刻去百货大楼买了礼物要去她家拜访。

    周学栋能出来旅游,身上还带着相机,应海英也是知道他有点钱的,但直到看到他买东西,才知道他或许比她想象的有钱的多。

    应海英的父母对周学栋的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未来女婿也是相当惊讶。长辈眼力见比年轻人多,通过衣物等就大概能判断出周学栋的经济情况了,他们英子是钓上了一个金龟婿啊!

    除了养家畜外,手艺人也可以在和大队的政治指导员打了报告后,在农闲时做点别的,木匠、篾匠、泥瓦匠、裁缝、卖爆米花……只要是卖力气或者只是自家小额生产没用公家的东西的都行。纺线、织布自然也包括其中。

    自己的梦想,千万不要被现实的饭碗框住自己。

    “钱不重要,够花就行!没有追逐过梦想你们老了一定会后悔的!人这一生啊,来过就得辉煌过!你不留下点什么让后面的人看到你英姿飒爽的模样不就太可惜了吗?你看看你们,一个个长这么好看,哪能不给人看啊!”

    周小月一套一套的忽悠自己的孙子辈,岳华清坐在一边笑眯眯的看着。三生何其有幸,他遇见了她。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